首页 >

特伦斯·马利克的《新世界》:电影中的自然与人性探讨


犹记得特伦斯·马利克的《新世界》在2005年首映时,它彷佛预示了这位导演将成为美国电影界最富影响力的声音之一。时隔多年,马利克先后呈现给我们的《天堂之日》与《细细的红线》,在风格和内容上的迥异已使他的导演姿态显得难以捉摸。如此的变化正是导演追求电影美学与哲学深度的见证。

《新世界》绵延的沉寂后,打破了长久的寂静,马利克着手讲述了一个美洲大陆的创世故事,同时,这部作品也开启了他的增产期。通过这部电影,他不仅再次聚焦了重大的历史篇章并采用多角度叙事方式,而且在程度上凝练了之前的风格。故事围绕着一位年轻的女性——公主,即波瓦坦首领的女儿波卡洪塔斯展开,这又与马利克早期作品形成了某种关联。

当我们回望1607年,詹姆斯敦殖民地的建立伴随着原住民波瓦坦人的消亡,这部电影不仅在视效上展示了那个时代的光影变化,也反映了导演在处理这一主题时所持的批判性。马利克通过一系列跌宕起伏的命运与人物转折,为我们呈现了一场从纯净状态向复杂世界的历史变迁。而他的风格也亦正亦邪地显露出了其独特性:他对自然风光的高度审美,旁白叙事的运用,以及松散的叙事结构都让马利克作品中的美成为一抹不易察觉的精髓。

美,在马利克的作品中不单单停留在画面上。他故意将镜头停留在那些震撼人心的自然美景之上,但是这种美并不是简单的舒适,它带有一种比安逸更深层次的敬畏,这是浪漫主义者所追求的一种超然。

同样意味深长的,是导演如何让风景成为自然与人物之间隔阂的体现。在《穷山恶水》中,广阔的美国平原为我们呈现了一幅迥然不同的画面:肮脏的罪案和青春的叛逆在这片土地上同样狂欢。马利克似乎在提问:这样一片自由与开阔的地景,如何与人的残忍或是矫情相协调?

马利克的探索并不止步于此。如同《新世界》中波卡洪特斯对周边世界的探问,他的电影也至始至终处于一种探索状态。自《细细的红线》起,反思和提问成为马利克电影中的主导方式。从不同角色的视角出发,他展开了对世界秩序和混沌的探讨,而这样的探讨也在他之后的作品中理所当然地成为一种风格。

最有力的表达,在于马利克如何将自然的毁灭力量转化为电影中的美学元素。在他的影像中,火的主题穿插其间,不仅呈现为一种自然的力量,而且变成了他故事所要表达的核心元素。这种美的毁灭性和创造性给了马利克的故事更深的质感。

如果说《新世界》是一部关于失败和悲剧的电影,那么同样的,它也是对潜在希望与秩序的寻求。在对美式体验和电影空间的描绘中,马利克用他的故事讲述了对大地之美的敬畏和对历史的反思。不仅只是对残酷帝国主义的批评,也是对人类在自然土地上建立世界的可能性的深思。如同导演在探讨一个更广阔的新世界时所显示的那种敬畏和希望,他的《新世界》恰如其分地诠释了自然与人性、历史与现实交织之下的复杂美学。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