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利克电影中的美与批判性的交织


美国人内心对空间的执着早已根深蒂固,这种情感自福尔逊洞穴时代起,象征着宏大而无情的宇宙。查尔斯·奥尔森的这番话恰如其分地形容了马利克的电影世界,尤其是他在2005年执导的作品《新世界》。

该片拍摄之际,马利克已然间隔超过20年未有新作,人们对其内心世界的好奇日渐加深。《细细的红线》为我们呈现了一幅全方位的战争图景,其内容丰富度与以往更专注于单一人物的电影风格迥异,令人捉摸不透他将会如何塑造新的作品。

但《新世界》承载了他的艺术轮廓,并使他的电影创作突然频繁。这部作品以历史为背景,采用多元视角,与早期电影的内在联系十分明显,特别是影片中以年轻女性为故事中心这一点,带来了新的美学风格。

电影中,马利克探索了美国广阔的土地背后的个体命运与人性的空间问题,这些都代表了他对于影片要呈现的美国本土精神的极致追求。然而,在1607年詹姆斯敦的殖民地建立不久后,当地波瓦坦原住民开始面临灭亡的悲剧。《新世界》以民族灭绝作为叙述着手点,但电影描述的却是人物从天真到世故的经历,充满悲哀同时也带给人对变革的希望。

爱与和平的梦想在背叛与暴力中消逝,然而新的可能性也随之诞生。马利克的风格孕育着一种严肃的艺术韵味,而同时批评者们认为他的风格过于独特和唯美。事实上,他的影片中的美景往往与故事中的紧张冲突形成反差,引人深思。

例如,在《穷山恶水》中,广袤的美国平原与肮脏的犯罪、青少年的杀戮相呼应,令人不禁思考自由与残酷的关系。自然光辉的美并没有给人愉悦的感受,而是造成了不协调的感觉。马利克的电影中角色对于周遭美景的感知被置于人物和环境间隔阂的主题下,创建了一种叙事上的断裂,使得观众难以一下子理解角色所面对的世界。

这种对空间的塑造不仅限于以自然景色为中心。《新世界》等作品达到了艺术创作的分水岭,刻意打破了叙事的连续性,代之以观察与思考的自由。他常常无视古典蒙太奇的约束,影像间跳跃,拉近与大自然,文明与人类精神的联系。

马利克的作品充斥着视觉的悖论,他的影像询问自然毁灭性力量与美的关系,并深入探讨自然的战斗与创造力。而他所记录的自然景观,有时祥和美好,有时又能带来恐惧之感。

这位电影家的工作,不只是描绘一个悲剧的故事,也是一个跨越大洋和文化的漫长探索。通过别致的电影手法,马利克为他的追求构筑了完美的容器,平凡中见伟大,展现了一位导演对于美学探索的不懈追求。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