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云南稻农背后的气候挣扎:稻作传统的未来何去何从?


当世世代代在云南山区种稻的农民,选择不再种水稻了,究竟意味着什么?在绿色和平与杭州市生态文化协会联合主办的第一届“鸭先知文化节”上放映的纪录片《问稻》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纪录片《问稻》展示了五位曾在2004年前后参加绿色和平“稻米之路”项目的农民。这些农民的摄影作品记录了少数民族传统的稻作方式,彼时稻米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人们食用稻米,用米来喂养牲畜,利用畜禽粪便进行堆肥,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农业循环。然而,十年后,这五位原本将生活寄托在稻米上的农民中,只有一人还在坚持种稻。

在片中的访谈中,导演问唯一仍在种稻的阿四妹,她认为稻米应该卖到多少才合理。在她看来,至少要10元一公斤她才愿意继续种稻,而现实却是稻谷只能卖到2-3元一公斤。正因如此,许多农民不得不向市场低头,选择外出打工或改种其他经济作物来维持生活。这种变化不仅令人感到唏嘘,更反映了农民生活方式的重大转变。

然而,除了市场的压力,另一种看不见的因素——气候变化——也深刻影响着农业生产和农民生计。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云南省的平均气温显著升高,年际降水量波动显著且总体呈下降趋势,尤其是冬春季节的连年大旱给农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在稻米种植的关键期缺水,即便后期降水再多,也难以补救先期的影响。

更复杂的是,云南的地形条件使得降水的变化造成了普遍的“工程性缺水”,山区的坝子地上人口和农业密集,水资源无法有效储存和利用。阿四妹所在的村子需要通过水渠从山上引水来灌溉稻田,但近几年的春旱使得插秧时节灌溉水源极为紧张,她和儿子时常需要通宵看管水渠,以防有人偷水,有时还会因用水问题引发邻里冲突。

许多地方的农民都曾提到,气候原因带来的波动和农产品市场波动一样难以预料,成为影响收入的关键因素。在气候波动的年份,农产品价格波动更加剧烈,有时候还会发生“谷贱伤农”的现象,无论好坏,一年的收入都难以预测。

传统农业常被认为是“靠天吃饭”,许多人认为这是落后的体现。但其实,无论是传统还是现代农业,都无法完全摆脱对天气的依赖。农民更多依赖的是因时因地调整农业生产,不逆天行事。传统智慧在适应气候变化中更显得尤为重要。

在纪录片中,由于稻农不再留种,许多地方的农家种逐渐消失。稻种寻找者黎叔找到的一种“当家品种”,其相对于杂交稻产量虽低,但韧性更强,更加抗虫,适应当地环境和气候,因此在面对气候冲击时更具有优势。然而,我国的水稻地方品种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4.6万多个,锐减到九十年代的1000多个,这直接危及了育种体系的基础。

除了稻种,山地民族在梯田上种稻的复杂水管理措施也具备极高的传统价值,能够有效应对干旱和大量降雨的情况。但在乡村空心化的冲击下,许多村庄劳动力减少,顺势技艺也在流失,有些技艺更无法通过书面记述,只能依赖口口相传。

纪录片中的稻农,无论是否继续种稻,都对稻作及其所伴随的生活充满深深的留恋。或许,运用新的视角重新审视传统稻作方式,它在未来仍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希望传统中的智慧不会在下一代稻农中消失,而是继续传承下去,为我们未来的农业提供宝贵的经验。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