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乏味引争议,《狐妖小红娘月红篇》为何不如预期?


《狐妖小红娘月红篇》成为今年五月份电视市场上能够和《庆余年2》这种爆款续集正面“硬刚”的一部大剧。凭借“顶级女频国漫IP + 流量演员”的组合,该剧迅速在爱奇艺站内热度达到9000,合作的品牌数量更是超过了《庆余年2》的两倍。然而,《月红篇》的播出却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吐槽,#狐妖剧情 无聊#甚至登上了热搜。播放数据逐渐下滑,各种争议声音四起。那么,这部被寄予厚望的《月红篇》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恒星引力这个制作公司曾凭借《从前有座灵剑山》和《苍兰诀》迅速蹿红,观众也期待他们能再次复制之前的成功。然而,在经历了《七时吉祥》与《月红篇》的失利后,大家逐渐意识到,这家公司似乎正走回“大IP+流量”模式的老路。《月红篇》在制作上确实下了不少功夫,例如使用了领先市场的XR虚拟拍摄技术,以及延续了唯美东方幻想风的审美,但这些努力并未在故事情节上得到有力支撑。追求视觉美感的观众,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剧情的平淡与冗长。

在《月红篇》中,人物的妆造和视觉效果确实延续了《苍兰诀》的唯美风格。然而,剧情却显得毫无波澜,观众很难被剧中冗长的涂山“日常”所吸引。剧集前几集铺陈的剧情过于琐碎,缺乏高潮和亮点。编剧团队虽然在创作上做了一些尝试,例如用真人拍摄来解释故事背景,但这些努力无法弥补主线剧情的无聊。

业内人士小安认为,《月红篇》在某些逻辑上有创新,比如其开篇没有使用老掉牙的“动画片”或者“PPT解说”方式介绍世界观,而是采用了一段真人拍摄的剧情让观众了解前史。然而,该剧的最大卖点在人族男主东方月初变成了“外来异类”,缺乏观众共鸣,这与狐族日常生活无异,相距奇观甚远,失去了故事应有的猎奇和趣味。

策划赵熳指出,《月红篇》并不是不可创作得更好。近年来,轻喜剧元素已经成功融入许多古偶剧当中,如《星汉灿烂》、《卿卿日常》等都在轻松诙谐与虐恋之间找到了平衡。然而,《月红篇》却选择了一条平庸的路线,没能抓住观众的心。

不仅如此,演员的选择也未能为剧情增色。主演杨幂和龚俊在剧中的CP感不强,无法很好地传递姐弟恋的萌点。编剧团队虽然尽力还原原著动画的名场面和台词,但这些原封不动的复刻并没有在影视剧中产生预期的效果。

作为恒星引力的代表性作品,《月红篇》的制作团队优势与劣势同样明显。自从《苍兰诀》大获成功后,恒星引力的“恒星计划”逐步在公司内部推行,旨在培养新锐创作者。然而,这一计划在《月红篇》中暴露了不少问题。虽然恒星计划确实为行业贡献了一些人才,但大部分新晋编剧和未有足够经验的创作者,无法驾驭这么复杂的大IP作品。比如,《苍兰诀》的编剧白锦锦在编剧上的履历仅有两部作品,而《月红篇》更加证明了这些新锐创作者在应对大IP作品时的经验不足。

除了剧情和创作团队的瑕疵,《月红篇》在技术上也受到了诟病。虽然剧组尝试了XR虚拟拍摄技术,但画面效果并未令观众满意。虚拟背景虽宏大,但与人像的融合感不强,甚至出现了磨皮滤镜过度的问题,视觉效果显得不真实。灯光和摄影配合的问题也暴露出来,虚拟拍摄的优势未能充分体现。

综合来看,恒星引力在《月红篇》的制作过程中尝试了许多新的技术和创作模式,但未能成功驾驭大IP作品的难度。创新固然重要,但如何在创新的同时确保作品的高质量,尤其是在叙事和人物塑造上,是他们需要反思和改进的地方。

结语:创新是推动行业进步的重要动力,但创新并不意味着冒进。恒星引力和《月红篇》的案例告诉我们,真正成功的创新需要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大IP作品需要的是创作与技术的完美结合,而非单纯的视觉效果和技术创新。这或许是《狐妖小红娘》系列面临的最大挑战。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