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旅短剧风口开启,期待下一个爆款


文旅短剧的热潮正在席卷全国。作为一种结合旅游与影视剧的新形式,它不仅继承了商业短剧的爽快与节奏感,也成了各地文旅部门的重要宣传手段。最近,知名短剧编剧七七收到某地方文旅局的邀请,为其创作一部介绍当地自然风光的短剧。这样的邀约对七七而言并不新鲜。近年来,各地文旅部门和相关行业纷纷涉足短剧领域,希望通过短剧吸引更多游客。

文旅短剧是由地方文旅部门牵头制作,和商业短剧类似,单集时长在2-3分钟左右,主打爽感和快节奏。但其最终目的是通过短剧展示当地的自然和人文风光,吸引观众前去旅游,进而带动文旅市场的发展。这种低成本的短剧形式,也希望能复制长剧所带来的“一部剧带火一座城”的效果。例如,《去有风的地方》带火了大理,《繁花》让上海黄河路一夜成名。

今年1月,国家广电总局推出了“跟着微短剧去旅行”创作计划,鼓励“微短剧+文旅”融合,拉动消费。在这一政策的推动下,各地广电行业和文旅部门纷纷行动,强化了文旅短剧的热度。然而,文旅短剧在题材、播出渠道和商业模式上都与商业短剧有许多不同。如何平衡好创作尺度、将景点融入故事、在宣传效果与观众喜好之间找到平衡,仍是编剧和文旅部门需要不断探索的问题。

制片人詹智坤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来自河北、重庆和新疆等多地的文旅局纷纷向他发出合作邀请。尽管他此前主要从事商业短剧,自今年2月起才接触文旅短剧,但他的第一部作品《遇见,我的欧阳修大人》获得了很好的反响,这部剧在爱奇艺首播,全网曝光度超过3亿次。同时,这部剧也带动了欧阳修故里永丰县的旅游业,让詹智坤感受到了文旅短剧的巨大潜力。

“文旅短剧已经成为一个风口,并且会持续升温。”詹智坤表示。不仅热门旅游目的地如香港、新疆纷纷投入文旅短剧制作,连相对冷门的城市如张家口也没有落后。在DataEye的《2024年微短剧买量投流数据报告》中,文旅短剧被视为今年短剧市场的重要新力量,预计2024年短剧投流规模将超过400亿。

文旅短剧的流行背后有三大因素:旅游行业的火爆、短剧形式的受欢迎以及政策的支持。去年,全国涌现了一批网红城市,如淄博、哈尔滨、天水和开封等地的特色小吃为城市带来了大量游客。今年“五一”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人数达到2.95亿,同比增长7.6%,出游总花费1668.9亿元,同比增长12.7%。

面对如此火热的旅游市场,各地文旅部门通过美食、服务,甚至媒合等手段竞争游客资源。而影视剧作为一种有效的宣传方式,自然也被看好。成功案例如《去有风的地方》带火的大理、《繁花》让黄河路成为网红景点,最近《我的阿勒泰》播出后,新疆也成为热门旅游目的地。

尽管文旅短剧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在实际操作中仍存在不少挑战。制作文旅短剧的成本相对较低,500万为上限,一部剧通常仅需十几万。内容上,编剧需要在题材类型和剧情创作尺度上花费大量心思。相比商业短剧,文旅短剧在题材选择上更为受限,古装、复仇和苦情剧等常见流量题材并不适合。更多时候,编剧需要找到能平衡宣传性和商业性的故事,这是一门不小的学问。

目前制作团队更愿意通过接文旅短剧增加经验,尽管目前还难以复制商业短剧的“暴富”神话。文旅短剧的商业模式主要依赖广告商和政府资助,很多制作团队更觉得这是传统广告片模式,没有完全市场化。

文旅短剧在形式、播出渠道和商业模式上与商业短剧的不同,既为从业者带来挑战,也预示着这个领域具有更多发展潜力。央视广电的赵斌透露,虽然现在文旅短剧已经很火,但只有不断涌现新的爆款,才能吸引更多优秀从业者,推动这一类型持续发展。未来,文旅短剧将需要在ToB和ToC模式中找到平衡,做出更多有故事、具吸引力的新型文旅短剧。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