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剧再思考:理想父亲夏东海带来教育新风


《家有儿女》首播已经将近20年,陪伴一代人成长的这部国民情景喜剧中的关键角色——夏东海,至今在社交平台上仍然保持着极高的讨论度。夏东海,一个理想的父亲形象,能够敏锐地发现孩子成长的困境和思维的局限,在“看到孩子”的同时,也“看到自己”。这正是夏东海身上时有闪光的人性温度,也反映了观众对理想父亲的憧憬与期许。

在互联网平台上,关于《家有儿女》的剪辑视频动辄获得百万次播放量。网友们热烈地分享回忆,逐帧分析情节,表达对角色的看法,尤其是对夏东海的赞美。很多人都表示,如果他们的父亲能像夏东海那样,他们的童年会变得更幸福。

臭名昭著的影视父亲形象比比皆是,但夏东海绝不在此列。相比典型的东亚父亲如朱自清《背影》中的寡言中年男子,或者《茉莉香片》里怨毒的聂介臣,夏东海显得尤为温暖和人性。在众多影视作品中,父亲们偶尔显露的一分慈爱,常常让观众为其“权威低头”而感动。而夏东海,这个角色却是连贯、具体的,他展现的是一种日常生活中的陪伴和支持。

夏东海不做带着强调性符号和壮烈意义的父亲,而是选择做一个有人性、有温度的父亲。在这部剧中,他会系上围裙给家人烹饪美食,会与妻子商量孩子的教育问题,会请假去参加孩子的家长会。从这些平凡却温馨的细节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父亲形象。

《家有儿女》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理想父亲形象,最终成为一部“科幻片”。然而,这个“科幻”更多是映照出观众心中对于理想父亲的渴望。正如BBC的一篇报道中所说,直到20世纪70年代,人们对父亲在孩子成长中角色的研究还很少。随着时间推移,“好父亲”的标准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父亲在孩子成长中的角色不仅仅是经济支持者,更应该是情感上的支柱、敏感和关爱的陪伴者。

意大利心理学家鲁格·肇嘉在其《父性》一书中指出,父亲形象曾经是英雄式的、美学理想的典范。在发展过程中,父亲角色变得强硬,甚至制度取代了父亲的位置,使得父亲越来越难以成为人类情感的对象,而是成为制度职责的代名词。夏东海之所以受到欢迎,正是因为他卸下盔甲,展示了柔顺温和、让渡权威的一面。

夏东海不仅体现在毫无血缘关系的刘星身上践行了“父亲身份是一种心理和文化事实”的理念。他曾在家长会上自豪地宣布:“我一出现在家长会上,就等于向刘星的老师和同学们宣布,我们家刘星再也不是单亲孩子了。他有一个新爸爸,那个人就是我。”

在现实中,一些父亲倾向于逃避情感连接和冲突,而夏东海却主动向孩子靠近,展示接纳的善意,非但没有损害自己的权威,反而让孩子学会了自我欣赏和感受被爱的温暖。一位理想的父亲,能够让孩子成为理想的自己,这样的父亲或许就是孩子学会自我欣赏的关键。

夏东海和妻子刘梅之间的互动,也充满了对照性。刘梅象征着传统的严厉和规划,而夏东海则提供了更多的弹性与商量空间。与其教导刘星成为“好儿子”,夏东海更倾向于让自己成为“好爸爸”。

《家有儿女》的总编剧臧里曾参与《我爱我家》等多部经典剧集创作,她表示夏东海的角色设计学习了西方教育理念,知识层面高,开放、睿智且宽容,正是因为中国社会对孩子的教育缺乏幽默感,而幽默是一种很好的化解力量。

夏东海不是靠自己成为理想父亲的。他的成长,源自家庭成员、邻居、朋友的帮助和互动。尽管有观众批评《家有儿女》是“科幻片”,夏东海是不存在的理想父亲,但这部剧中的许多情节其实更多是反映了观众心中对理想和常识的诉求。

现实也许远未达到理想中的标准,但观众对爱和扶持的期许,对更有人性的成长环境的渴求,是真实的。这种真实,正是我们的“常识”,也是我们对未来的希望。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