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被迷雾缭绕的爱与怨:冰岛悬疑新作《接近无限的白》


“传说,在白雾弥漫、天地交融之际,亡灵将开启与生者之间的交流。”在冰岛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中,一辆黑色轿车在高速公路上失控,最终坠落悬崖。

小镇警长英吉莫多因此失去了爱妻,这段无法磨灭的过去始终如阴影般笼罩着他。他将全部心力投入到农场的日常修缮中,尝试与孙女共同开启新生活,期间,时间这个伟大的治愈者逐渐帮助他缓解了失去爱人的创伤。

但这部影片的故事并不是单纯的亲情片。在一场乡村派对上,英吉莫多的女儿交给他一些亡妻的遗物,正当他准备重新面对妻子过往时,他在视频带中发现了令人震惊的画面,疑似是妻子生前出轨的证据。

随之,内心的平衡再次被打破,心底深处的伤痛缓缓转变成愤怒,如同盘旋上升的旋风,逐渐积蓄力量。在白雾的掩映下,愈发愤怒的英吉莫多如何面对这段尘封的往事,又该如何自处?

冰岛导演希尼尔·保尔马松的新作《接近无限的白》,以其93%的烂番茄新鲜度,代表冰岛角逐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国际影片。观众纷纷赞誉这部作品是北欧的《百日告别》变奏。虽然两部影片都以逝者与生者的关系为切入点,但《接近无限的白》比起《百日告别》的浓烈情感表达,多了一份北欧特有的隐忍与克制。

冰岛本身就是一个令人感到遥远与荒凉的国度。坐落近北极圈,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日夜难以平衡,人疏地广,大片土地依旧保持着原始的自然风貌。好莱坞大片如《白日梦想家》和《雷神2:黑暗世界》都选择在这里取景,利用冰岛地貌的孤寂与美丽。

冰岛电影工业在政府的扶持下越发成熟,本土导演大胆采用冰岛语拍摄,并将详实的现实生活与自然环境融合,于1978年的“冰岛电影基金”支持下达到了突破,而1992年的《自然之子》的奥斯卡提名更是让冰岛电影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

不同于典型悬疑片的挑战性线索展开,《接近无限的白》打破了框架,专注于塑造人物心理。影片中的英吉莫多如同一位私家侦探,梳理着涌上心头的复杂情感,在荒凉的风景和压抑的情绪中寻求自救。演员英格瓦·埃盖特·西古德松将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通过深刻的表演呈现给观众,在戛纳国际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中赢得了新星奖。

冰岛电影的奇特之处还在于它独特的叙事节奏,在《接近无限的白》中,导演花费大量时间描绘人物的生活片段,通过“时间-影像”这一后现代主义概念来表达时间的流逝与人物心境的变化。这样的叙事方式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中显得格外罕见,却能为观众提供更多独立思考的机会。

尽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让冰岛电影工业承受了沉重的打击,但冰岛电影人并没有放弃,反而在艰难的条件下探索出了一条独立生存之道。一系列影展流行的作品如《羊崽》《麻雀》《处子之山》证明了冰岛电影人非凡的创作力和生命力。而《接近无限的白》再次证明,冰岛电影工业韧性强大,能在艰难环境中绽放出独特的艺术之花,为全世界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视听飨宴。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