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江泽民青年时的学习足迹:借书记录透视一代领袖的文化阅历


南京大学迎来了百年的校庆,与之同庆的则是新建立的校史博物馆,博物馆中特设一处显眼的位置,放置了一张特殊的借书证。这张证件见证了青年时期的江泽民同志在校期间的一段难忘经历。与其他学生档案不同,这张借书证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转移,而是继续留存在博物馆中。

借书证上清晰地记录着姓名、学号、院别、系科等信息,旁附一张当时的证件照,江同志年轻时的面容,没有戴着他后来标志性的眼镜。而证件主体部分,则密密麻麻地记载着江同志的图书借阅记录:书号、借书日期、归还日期,红黑墨水标记分明,直观呈现了他的阅读轨迹。

当年在南京中央大学就读的江同志,借阅的第一本书籍是《电工学原理》,这本书不仅代表了他学术上的追求,更意外地预示着江同志与前苏联机械专家顾毓琇老师的缘分。顾老师后来成为了江同志的导师之一,两人的关系从图书馆的书架到生活中持续了一生。

不仅如此,江同志在大学时期读的书涵盖广泛,无论是专业书籍还是文学作品,都体现了他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广阔的知识视野。其中,《往事》《寄云的信》《恋爱的妇人》《两条血痕》《春天》《归来》等纯文学作品,都曾在春天这个季节被江同志借阅而归,显见春意盎然之时,也是文艺心情浓厚之际。

这份借书记录透露出江同志偏爱清新文辞、注重内心情感表达的阅读品味。即使在战乱和动荡的年代,他依旧坚持涵养自己的文化素养。江同志的教育背景,从传统私塾到西式中学,最终在南京中央大学的系统学习,贯穿了中西合璧的教育理念。他对新文学和革命文学的兴趣,始终如一的阅读习惯,无一不体现着他作为一代知识分子的自觉和探求。

多年后,江同志在公众场合依然分享自己的读书爱好。他翻译过的《机械制造厂如何合理利用电力》之类的作品,既是他专业领域的体现,也是对自己翻译者身份的致敬。他对文学的热爱,甚至远赴法国巴黎为文学名著《茶花女》扫墓,都显示出江同志深厚的文化情结和广泛的阅读兴趣。

在发现这张借书证的同年,一幅题为“书迷江泽民”的漫画在《解放日报》上刊登。江同志作为当时的上海市长,他的办公室里藏书超过三千本,这一细节进一步验证了他作为一位书迷的身份。阅读成为了江同志生活的一部分,也成就了他人生的丰富与深度。回望这张借书证,不仅是时间的印记,更是一代领袖文化素养的载体和见证。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