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维克多·艾里斯:我的电影,南方与记忆的交织


在Sight & Sound的专访中,电影编剧兼导演维克多·艾里斯,这位以极低作品产量著称的西班牙电影大师,向我们展示了他的新作《闭上眼睛》背后的缘起与灵感。在此之前,艾里斯自1992年以来就没有拍摄过长片,他的前作《榅桲树阳光》记录了画家安东尼奥·洛佩斯的创作过程,为他赢得了极高的赞誉。艾里斯批准的新长片是对过往未完工项目的一种缅怀,同时将自己对艺术、记忆和现实的深刻理解注入其中。

2022年夏季,艾里斯宣布新片制作的消息激起了影坛的广泛关注,人们对他的这部长期酝酿的作品充满了期待。《闭上眼睛》在伦敦电影节上映后,再一次证明了艾里斯在探讨深邃主题上的高超。影片通过1947年法国和2012年西班牙之间的跨时空叙事,折射出历史、文化和个人身份的流变与迷失。

影片始于塞法迪犹太人列维希望找回分离多年的女儿,这一场景道出了艾里斯对于家族、身份和失落的长期关注。故事忽然在1947年中断,转移到当代西班牙,揭示了法兰治的扮演者阿雷纳斯在一场戏结束后神秘失踪的谜团。艾里斯在影片中对于内战之后的西班牙历史、影片拍摄背景的表现与对电影媒介的探讨再一次显露无遗。

《闭上眼睛》中,影片导演米格尔在经历了多年的沉寂之后,试图探寻失踪演员的下落,期间他南下安达卢西亚,于旅程中回忆往事,与新旧朋友的相遇贯穿全作。艾里斯通过米格尔的故事,交织着对历史造成个人深刻的身份变迁和记忆流逝的冥思,借此反映出电影在现实与虚构之间的游走与重构。

影片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显得意义深远——从对双重身份的探讨到对时间与影像恒久力量的赞颂。通过暗示和符号的丰富,艾里斯讨论了通过电影可以达到的集体记忆和个人意识的关系。影片中对于维克多·艾里斯自己的电影历程的反思,也显示出艾里斯自我剖析和自我吐露的勇气。

艾里斯在新片中涉及众多自己未竟之作,如《委拉斯开兹之镜》、《死亡与罗盘》和《上海幻梦》,这些未拍摄的项目既反映了艾里斯对历史和文化的兴趣,也显示了他对电影这种媒介的热爱与尊重。《闭上眼睛》以其扣人心弦的故事和结构的巧妙,进一步巩固了艾里斯在电影史上的地位。这部作品不仅仅是一种艺术表达,更是艾里斯过往生活和电影作品的一个集合体,是一部虚构与现实交错、主题丰富的电影中的电影。

相关新闻

PG电子于2016年进军亚洲市场,为提供玩家安全优质的娱乐体验,经过多道严格评估及筛选,最终由亚洲久赋盛名的知名平台
【E世博esball】
获得
PGSoft在亚洲地区的独家授权,并在此期待未来能够携手共创辉煌